別無選擇(2010)

別無選擇 電視

別名: The way of no return
演員:蕭薔 任程偉 徐熙顏
導演:蘭少寅
地區:大陸

簡介:清末,殺富濟貧的俠客程孟飛與徽城名妓餘鶯鶯一見鍾情。因為餘鶯鶯“不經意”透露出的一條消息,程孟飛成功劫得“銳德行”老闆齊德實的30萬兩銀子。此事驚動了官府,程孟飛被捕。此時,他才明白余鶯鶯原是仇家的女兒,她為報殺父之仇與齊德實聯手作局,終於讓程孟飛深陷囹圄。 一年後,程孟飛被發配到偏遠的苦老營為奴。而本名林怡的餘鶯鶯則嫁給齊德實為妻。因為之前與程孟飛的一段孽緣,林怡在齊家生下程孟飛的兒子。取名齊天白。 清朝滅亡,民國成立。富甲一方,霸氣十足的齊德實引起官府不滿。縣長迫于壓力派遣剛剛出獄的程孟飛除掉齊德實。關鍵時刻,一直對程孟飛不能忘情的林怡犧牲自己救下程孟飛。彌留之際,林怡想將兩人所生兒子齊天白的身世和盤托出,還未開口就被齊德實誤殺,死在了程孟飛的懷裡。。。。。 一夜之間,齊府慘遭滅門,僥倖逃生的齊天白從富家貴公子變身窮小子,輾轉流落到徽城,被心腸仁厚的嗩呐班主呂二晨收留。儘管與嗩呐結緣純屬偶然,但因齊天白在上海讀書期間學過西洋小號,很快成為嗩呐行中的翹楚。 血案發生後,齊德實重傷致殘,此生只能在輪椅上度過。但齊德實不忘教導齊天白,一定要找仇人程孟飛報仇。 程孟飛改名換姓,遠走高飛。在昔日獄友,如今已貴為省主席的陶知章的啟發下,程孟飛決心在徽城興建火電廠。此舉引發徽城商會會長陳山的嫉妒。暗地裡,老謀深算的陳山為了火電廠專案與程孟飛展開你死我活的較量。 一天,陳山命手下刀疤將嗩呐班主呂二晨撞死。將此事嫁禍程孟飛,並在徽城攪擾起軒然大波,最終導致程孟飛的火電廠項目停工。但程孟飛沉穩睿智,協助警方查明真相,轉禍為福,挫敗了陳山的陰謀。 背負這個血海深仇,齊天白忍不住向齊德實追問當年結仇的恩怨始末。齊德實編造彌天大謊,令齊天白對仇人程孟飛恨之入骨。 偶然,程孟飛得到自己當年與林怡相愛時留下的一件信物,據此,他推斷出齊天白竟是自己的親生骨肉。雖然內心波瀾起伏,但再三猶豫之後,程孟飛卻沒有把真相跟齊天白講明。畢竟,雖不是自己親手殺死了齊天白的母親--- 林怡,但卻為救自己而死。 在徽城商會會長的競爭中,陳山用盡手段,最終還是落敗。程孟飛眾望所歸,當選新任會長。就值典禮上,齊天白持槍闖入會場,並威脅眾人離去,程孟飛勸說眾人離去。然齊天白卻無法下手殺掉程孟飛,麥子在良心的譴責下,說出了齊天白的身世。齊天白麵對兩位父親的欺騙,痛不欲生,扔下槍,離去。 抗日戰爭暴發,齊德實為了報仇,勾結日本人想要借此打敗程孟飛 ,日軍破城,並以最快的速度成立日為商會。在程孟飛的帶領下,中國商人閉門歇業。日軍將他綁在廣場上,當眾勸說其能讓大家開門營業。勸說無果後,日軍準備刺死程孟飛,以儆效尤。無數百姓痛哭失聲,齊天白悲憤難抑,準備與日軍同歸於盡。父子連心,程孟飛呼喊著齊天白的小名,讓他開槍殺死自己,以免遭受日軍之辱。 沒有機會猶豫,齊天白顫抖地舉起槍,親手射殺了程孟飛。槍響的同時,淚流滿面的齊天白在心底久久地呼喊著“爹-----”。齊德實在墓地向齊天白懺悔,卻不得其原諒,後舉槍自殺,望其能原諒自己。
簡介:清末,殺富濟貧的俠客程孟飛與徽城名妓餘鶯鶯一見鍾情。因為餘鶯鶯“不經意”透露出的一條消息,程孟飛成功劫得“銳德行”老闆齊德實的30萬兩銀子。此事驚動了官府,程孟飛被捕。此時,他才明白余鶯鶯原是仇家的女兒,她為報殺父之仇與齊德實聯手作局,終於讓程孟飛深陷囹圄。 一年後,程孟飛被發配到偏遠的苦老營為奴。而本名林怡的餘鶯鶯則嫁給齊德實為妻。因為之前與程孟飛的一段孽緣,林怡在齊家生下程孟飛的兒子。取名齊天白。 清朝滅亡,民國成立。富甲一方,霸氣十足的齊德實引起官府不滿。縣長迫于壓力派遣剛剛出獄的程孟飛除掉齊德實。關鍵時刻,一直對程孟飛不能忘情的林怡犧牲自己救下程孟飛。彌留之際,林怡想將兩人所生兒子齊天白的身世和盤托出,還未開口就被齊德實誤殺,死在了程孟飛的懷裡。。。。。 一夜之間,齊府慘遭滅門,僥倖逃生的齊天白從富家貴公子變身窮小子,輾轉流落到徽城,被心腸仁厚的嗩呐班主呂二晨收留。儘管與嗩呐結緣純屬偶然,但因齊天白在上海讀書期間學過西洋小號,很快成為嗩呐行中的翹楚。 血案發生後,齊德實重傷致殘,此生只能在輪椅上度過。但齊德實不忘教導齊天白,一定要找仇人程孟飛報仇。 程孟飛改名換姓,遠走高飛。在昔日獄友,如今已貴為省主席的陶知章的啟發下,程孟飛決心在徽城興建火電廠。此舉引發徽城商會會長陳山的嫉妒。暗地裡,老謀深算的陳山為了火電廠專案與程孟飛展開你死我活的較量。 一天,陳山命手下刀疤將嗩呐班主呂二晨撞死。將此事嫁禍程孟飛,並在徽城攪擾起軒然大波,最終導致程孟飛的火電廠項目停工。但程孟飛沉穩睿智,協助警方查明真相,轉禍為福,挫敗了陳山的陰謀。 背負這個血海深仇,齊天白忍不住向齊德實追問當年結仇的恩怨始末。齊德實編造彌天大謊,令齊天白對仇人程孟飛恨之入骨。 偶然,程孟飛得到自己當年與林怡相愛時留下的一件信物,據此,他推斷出齊天白竟是自己的親生骨肉。雖然內心波瀾起伏,但再三猶豫之後,程孟飛卻沒有把真相跟齊天白講明。畢竟,雖不是自己親手殺死了齊天白的母親--- 林怡,但卻為救自己而死。 在徽城商會會長的競爭中,陳山用盡手段,最終還是落敗。程孟飛眾望所歸,當選新任會長。就值典禮上,齊天白持槍闖入會場,並威脅眾人離去,程孟飛勸說眾人離去。然齊天白卻無法下手殺掉程孟飛,麥子在良心的譴責下,說出了齊天白的身世。齊天白麵對兩位父親的欺騙,痛不欲生,扔下槍,離去。 抗日戰爭暴發,齊德實為了報仇,勾結日本人想要借此打敗程孟飛 ,日軍破城,並以最快的速度成立日為商會。在程孟飛的帶領下,中國商人閉門歇業。日軍將他綁在廣場上,當眾勸說其能讓大家開門營業。勸說無果後,日軍準備刺死程孟飛,以儆效尤。無數百姓痛哭失聲,齊天白悲憤難抑,準備與日軍同歸於盡。父子連心,程孟飛呼喊著齊天白的小名,讓他開槍殺死自己,以免遭受日軍之辱。 沒有機會猶豫,齊天白顫抖地舉起槍,親手射殺了程孟飛。槍響的同時,淚流滿面的齊天白在心底久久地呼喊著“爹-----”。齊德實在墓地向齊天白懺悔,卻不得其原諒,後舉槍自殺,望其能原諒自己。    收起<<
 詳情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