鍾漢良:演何以琛戰戰兢兢 2015-01-08      

電視劇《何以笙簫默》,將於1月10日在東方衛視開播。7日,主演鍾漢良、唐嫣、譚凱等到滬為此劇月臺。儘管曾經演繹眾多“男神型”角色,但鍾漢良毫不諱言這回扮演的“何以琛”的獨特性,“他太完美了,我能有那麼一點點像他就好了!”他還說唐嫣特別少女,“我已經很喜娃娃了,她可比我厲害多了。”

鍾漢良:演何以琛戰戰兢兢

自2003年在網上開始連載,《何以笙簫默》在過去的十年件一直熱度不減,書中男主角何以琛苦等七年,不願與女主角趙默笙之外的任何人“將就”的深情,更被封為愛情神話。在鍾漢良看來,相較於過去詮釋過的部分深情角色,這次的表演難度更大,有更多“平平淡淡才是真”的表達,“沒有撞車,沒有癌症,這不是高潮迭起的愛情,而是很簡單、專一的愛情,反而很吸引我”。他更笑言,剛開始自己幾乎有點手足無措,“有的段落我真的有問號,要怎麼表演好呢?因為有時候整場戲幾乎沒有動作或者臺詞,劇本只是說兩個人面對面好像時間凝住了。這很真實,的確情侶可能默契到不需要說話,但要我表達出來有點難”。

更困難的,還有無數書迷對何以琛日積月累的“神化”。鍾漢良笑言,這是自己最為戰戰兢兢的角色,“我覺得演這樣的角色有點冒險精神。拍的時候我發現沒有那麼多罵我的聲音,所以還是比較放心,就一步步地演吧”。

在影視劇中演繹了那麼多“男神”形象,那生活中是怎樣的愛情觀?鐘漢良笑言,何以琛近乎完美的執著與深情,讓自己望塵莫及,“我剛開始也覺得這個人好像不太現實。他愛的女人消失了,他甚至不知道她是死是活,多少年了還是愛她。我沒有見過這樣的人,這是一般更偉大的愛情,能學到一點點就很偉大了”。

但鍾漢良也調皮地表示,自己生活中多少算是個“暖男”,這與何以琛後期的表現有些接近,在拍攝過程中他甚至考慮“偷師”一二,“我覺得何以琛的暖不是很刻意,而是很生活化。他不是那種會買一千多朵玫瑰的人,而是在家看到女孩洗完澡沒有吹頭髮,他就會幫忙去吹頭髮。我覺得像這樣的段落,以後可以放生活中來用的”。

鍾漢良笑稱唐嫣骨子裡是小女孩

從提前曝光的片花看,除了大量“外冷內熱”的深情橋段外,《何以笙簫默》中也不乏甜蜜霸氣的親密吻戲,一場鍾漢良霸氣“怒吻”唐嫣的戲份早早引發外界討論,兩人更被封為“最養眼螢屏情侶”。

對此,電視劇《何以笙簫默》,將於1月10日在東方衛視開播。7日,主演鍾漢良、唐嫣、譚凱等到滬為此劇月臺。儘管曾經演繹眾多“男神型”角色,但鍾漢良毫不諱言這回扮演的“何以琛”的獨特性,“他太完美了,我能有那麼一點點像他就好了!”他還說唐嫣特別少女,“我已經很喜娃娃了,她可比我厲害多了。”

鍾漢良:演何以琛戰戰兢兢

自2003年在網上開始連載,《何以笙簫默》在過去的十年件一直熱度不減,書中男主角何以琛苦等七年,不願與女主角趙默笙之外的任何人“將就”的深情,更被封為愛情神話。在鍾漢良看來,相較於過去詮釋過的部分深情角色,這次的表演難度更大,有更多“平平淡淡才是真”的表達,“沒有撞車,沒有癌症,這不是高潮迭起的愛情,而是很簡單、專一的愛情,反而很吸引我”。他更笑言,剛開始自己幾乎有點手足無措,“有的段落我真的有問號,要怎麼表演好呢?因為有時候整場戲幾乎沒有動作或者臺詞,劇本只是說兩個人面對面好像時間凝住了。這很真實,的確情侶可能默契到不需要說話,但要我表達出來有點難”。

更困難的,還有無數書迷對何以琛日積月累的“神化”。鍾漢良笑言,這是自己最為戰戰兢兢的角色,“我覺得演這樣的角色有點冒險精神。拍的時候我發現沒有那麼多罵我的聲音,所以還是比較放心,就一步步地演吧”。

在影視劇中演繹了那麼多“男神”形象,那生活中是怎樣的愛情觀?鐘漢良笑言,何以琛近乎完美的執著與深情,讓自己望塵莫及,“我剛開始也覺得這個人好像不太現實。他愛的女人消失了,他甚至不知道她是死是活,多少年了還是愛她。我沒有見過這樣的人,這是一般更偉大的愛情,能學到一點點就很偉大了”。

但鍾漢良也調皮地表示,自己生活中多少算是個“暖男”,這與何以琛後期的表現有些接近,在拍攝過程中他甚至考慮“偷師”一二,“我覺得何以琛的暖不是很刻意,而是很生活化。他不是那種會買一千多朵玫瑰的人,而是在家看到女孩洗完澡沒有吹頭髮,他就會幫忙去吹頭髮。我覺得像這樣的段落,以後可以放生活中來用的”。

鍾漢良笑稱唐嫣骨子裡是小女孩

從提前曝光的片花看,除了大量“外冷內熱”的深情橋段外,《何以笙簫默》中也不乏甜蜜霸氣的親密吻戲,一場鍾漢良霸氣“怒吻”唐嫣的戲份早早引發外界討論,兩人更被封為“最養眼螢屏情侶”。

對此,鐘漢良大方表示,劇中的吻戲幾乎都是與原著小說中相對應的,“每一次吻戲的情感都不一樣,而且都可以說是必須出現的,層次感很強”。他更笑言,雖然親密的戲份都是密集拍攝完成的,但和唐嫣一直很默契,“這些戲其實我和導演溝通得比較多,和糖糖(唐嫣)我反而很少細微地討論。但是我們真的很有默契,好像都知道對方在想什麼,幾個簡單的交代就足夠了。這可能因為她是書迷,她比我更瞭解人物在每個階段的狀態”。

鍾漢良眼中的唐嫣又是什麼樣的?“她外形看起來是個女人,骨子裡是個小女孩。” 鍾漢良表示,唐嫣連說話都很“少女”,讓自詡有赤子之心的他也自歎不如,“經過她的車子,探頭進去看滿滿的都是HELLO KITTY,任何細節都是粉紅色。我已經是很喜歡娃娃了,但她比我厲害多了”。

新聞連接: http://ent.qq.com/a/20150107/061816.htm#p=1漢良大方表示,劇中的吻戲幾乎都是與原著小說中相對應的,“每一次吻戲的情感都不一樣,而且都可以說是必須出現的,層次感很強”。他更笑言,雖然親密的戲份都是密集拍攝完成的,但和唐嫣一直很默契,“這些戲其實我和導演溝通得比較多,和糖糖(唐嫣)我反而很少細微地討論。但是我們真的很有默契,好像都知道對方在想什麼,幾個簡單的交代就足夠了。這可能因為她是書迷,她比我更瞭解人物在每個階段的狀態”。

鍾漢良眼中的唐嫣又是什麼樣的?“她外形看起來是個女人,骨子裡是個小女孩。” 鍾漢良表示,唐嫣連說話都很“少女”,讓自詡有赤子之心的他也自歎不如,“經過她的車子,探頭進去看滿滿的都是HELLO KITTY,任何細節都是粉紅色。我已經是很喜歡娃娃了,但她比我厲害多了”。

新聞連接: http://ent.qq.com/a/20150107/061816.htm#p=1